吴源新闻网 > 汽车 > 博客国际-李稻葵:不担心科创板开闸冲击A股主板市场

博客国际-李稻葵:不担心科创板开闸冲击A股主板市场

2020-01-11 12:47:32
阅读:3682

博客国际-李稻葵:不担心科创板开闸冲击A股主板市场

博客国际,3月22日,在市场的关注与期待中,上交所披露了首批9家科创板受理企业。从去年11月5日首提科创板与试点注册制,到科创板正式迈入实操阶段,仅用了137天,被称为“火箭速度”。

科创板在制度方面进行了多项创新,包括最大的亮点注册制。如何保证注册制的严格落实?科创板能否成为中国经济未来火种的“培育箱”?科创板落地后又该如何监管?

新京报专访了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院院长李稻葵。

9家企业成为首批科创板上市企业概率高

新京报:3月22日晚间,上交所披露了首批受理的9家科创板企业。实际上,3月18日上交所正式开始接收企业申请科创板的材料,5个工作日后便公布了受理的首批9家企业。相比审核制,如何看具有注册制基因的科创板“速度”?

李稻葵:上交所开始受理第一批9家企业应该是深思熟虑的。看似从3月18日开始接收材料到22日开始受理的5天时间很短,但其实积攒到现在能选的企业很多,能从中选出首批9家企业是深思熟虑的,对于市场也是好事儿,不再拖拖拉拉。

新京报:首批受理的企业是否意味着能成为科创板正式开闸后首批上市的企业?

李稻葵: 首批9家企业成为科创板正式开闸后首批上市企业的问题不太大,应该说会比正在排队受理的企业概率高一些,因为这批企业是多年积攒下来的。就像1977年、1978年刚恢复高考时,那么多年没有上大学的人有很多,高校能选的人也很多,那么,上交所可以选择的科创板后备企业也很多,所以,这一批企业成功率是非常高的。但这并不代表未来受理的企业有这么高的上市成功率。

新京报:上述9家企业中有一家企业亏损,这也符合科创板的要求也是科创板企业上市的最大的突破之一。你如何看亏损企业在A股冲击上市?

李稻葵:目前来看,亏损不亏损不是重大问题。一般来说,每个企业成长都有自己的规律,往往开始挣钱的企业代表着它增长最快的时期已经过了。

但是,目前A股常见的是不允许亏损企业上市,喜欢选择已经挣钱挣了很多年的公司。但是,科创板选择企业时要选择更具有成长性的企业。

打个比方,我们往往选择一帮中青年教师出国留学,实际上,我们更应该选择大学刚毕业最有学习能力的、出国后能够快速吸收知识的大学生出国深造。同样道理,股市应该选具有成长性的公司。

科创板企业上市后要加强事后监管  信息披露最重要

新京报:允许亏损的科技企业上市是科创板的重大突破。这些企业如果成功上市,那么,后续如何监管?

李稻葵:这些亏损但具有高成长性的科技企业就像大学招收少年班,对于天才型的中学生,不用读完高中,初中毕业就可以上大学。但是,学校更需要加强对他们的辅导和管理,不能上了大学之后开始玩电子游戏,否则很容易出问题。

我认为这些企业上市后的辅导和监督如何跟进才是大事儿,这还需要观察。虽然科创板试点了注册制,企业没有经过层层审批,恰恰因为此,事后监管必须更加严格,更加关注他们的合规和信息披露。

新京报:相比审核制的后续监管,试点注册制的科创板企业后续监管有何不同?

李稻葵:就像大学办少年班,基本工作要做好,得给少年班专门配辅导员和班主任。所以,科创板企业不能一上了之。上市以后,需严监管,以更高标准披露财务信息。如果企业上市几年后,没有达到预期目标的话,企业就退市。就好像少年班的同学,如果进入大学之后成绩不好,那无法毕业。

首先,在严格监管方面,信息披露是最重要的一条。第二,内部公司治理要完善,企业不能再登陆科创板后,大股东就套现跑了,企业高管自己搞猫腻,投资者都不知道,这是最忌讳的。第三,在主营业务方面,企业登陆科创板后不能偏离主营方向,不能上市前是做制药或人工智能,募资后搞房地产等等。

新京报:首批9家企业覆盖了多个行业,还有亏损企业,这释放了一种什么信号?

李稻葵:这是很明确的积极信号,其中,受理亏损企业申请彰显了科创板企业需要承担风险,关键是让投资者去判断,大投资者或许更愿意投资高成长的企业。

我曾经在一家科技企业了解到,在高成长期公司并不十分在意盈利,相反,如果科技企业过早盈利,市场会认为该企业已经成长到头了。不过,最终的判断者是市场。就像我们选择了一帮少年班学生,他们能不能成才,能不能在最后的战场上考上好的研究生院或者出国读博士,我们无法完全断定。如果你再费劲,人家国外或研究生院不认这批学生,那也没戏。

不担心科创板开闸冲击A股主板市场

新京报:在披露首批9家受理的企业之前,上交所公示了第一届科创板股票上市委员会(上市委)、科技创新咨询委员会委员候选人(咨询委)名单。这批委员涵盖了交易所、会计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等机构人士,你认为委员在受理科创板企业中扮演什么角色?

李稻葵:这些人主要的任务就是把关规则和信息,把关企业有没有按照规则办事。我们不能指望每个委员都了解企业的经营情况,不可能是每个行业的专家,那么,他们需要做什么?就要把关规则,判断这个企业守不守规矩。比如大学录取,招生委员会审核学生资料准不准、有没有造假等,至于说学生进来读书之后能不能成功,那么,市场说了算,投资者说了算。

新京报:如何看各地政府对于科创板后备企业的扶持?有的地方政府对于能够在科创板上市的科技企业奖励十分丰厚。

李稻葵:这不是坏事,因为它的前提是企业能够上科创板。就好像很多农村,村里有谁上大学,村里集资奖励那样。

新京报:首批受理的9家企业中有三家是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占比高达1/3,这是否意味着科创板更加偏爱信息技术产业?

李稻葵:这个还不好判断,还是要看投资者和市场。

新京报:你预计科创板何时正式开闸上市?

李稻葵:我希望早点好。我们知道股市瞬息万变,目前股市整体上环境不错,播种要趁春天,不要等夏天再去。上交所只要把规则把住了,企业别造假,按规矩办事,至于说这家公司成不成,市场和投资者说了算。

新京报:你是否担心科创板开闸后冲击主板和中小板、创业板市场吗?

李稻葵:我不担心,因为科创板企业的量很小。

新京报记者 杨砺 编辑 李薇佳 王进雨 校对 范锦春

责任编辑:陈悠然 SF104